快捷搜索:  河南同志  上海  红丝带  新乡  佳木斯  安阳  安徽  联合国

MB小说:郑州男人,那个酒醉的帅气MB(图)

MB小说:郑州男人,那个酒醉的帅气MB(图)
MB小说:郑州男人,那个酒醉的帅气MB

在马路旁的小公园里,我大口的喝着啤酒。一股股苦涩的液体,冲出喉结的关卡,在食道里旅行后,落入胃囊。冰凉的啤酒,在翻滚,像是在我的肚腩里,开了锅。心疼,胜过四肢的麻醉。强忍着,拒绝味觉的反抗,继续灌。咕咚,咕咚,像是干渴的麦田,畅饮着甘甜的雨露。只是,我的心里,都是苦涩。有关于麻醉,有关于爱情,还有什么可以清醒的知道。那个我爱的人儿,蹲坐在一百米的距离之外,陪着别人说笑。我笑,眼睛里却带着泪。狠狠的,将酒瓶里的啤酒,一饮而尽。哐啷,重重的,将啤酒瓶甩在地上。酒瓶碎了,剧烈的声响,打破了那个在我的意识里,已经安静的世界。借助昏暗的路灯,我看到人们诧异的目光,很尖锐。在他们的眼里,我只是个酒醉的小孩,莫名其妙的发着酒疯。而在我的眼里,都是伤痛,像是生了虫的朽木,痒痛难耐。我只是个MB,靠着出卖身体,残喘延息。只是,他们不知道,我也曾在付出身体的同时,附件了心情。

一、邂逅

打电话给召,说要过去拿手机电池。还告诉他,一起去买菜,在家做饭。他说,他在家等我。洗好脸,却发现包包过于生硬。于是,将那一只压在箱底的包,拿了出来。好久了,没有用过,看到它的感觉,还是很舒服。于是,穿好衣服,出了门。

外面很热,我只穿了一件背心,感觉到皮肤被烧伤的痒痛。街角的转口,买了两个大甜瓜。很重,提在手上,却感觉到心的沉重。也许,是昨夜的疲惫,还没有消退。凌晨2点半,我接到Eric的短信。他说,他和BF很久没有3some(3P)。所以,叫我过去做爱。他一再的嘱咐我,一定要说我从来没有到过他的家里。我说,知道了。Eric是我的客人,一个法国的老外。我已经见过他两次,都是在他的BF出差的时候。他很喜欢我。只是,我不能伤害他的BF.所以,我和他一直只是利益的关联。

穿过马路,走在道路旁的阴凉下。在小巷的入口,遇到两个妖精一样的男子。他们对着我说着引诱的话语,我没有看他们,装作没有听到。

那个狭小的弄堂,有了忙碌。地上,也有了潮湿。弄堂里,都是菜饭的香气。

走进门口,路路正在那个门口的桌子边,弄饺子馅。

麻将桌子旁边,还坐了两个人。只是,我没有看清楚。

我站在路路的身后。他扭头看到我:“召在楼上,你先上去吧。”

“嗯”,我提着大甜瓜,上了楼。

召躺在床上,抽着烟。

“SB,昨天有和那个小帅哥,搞了啊!”我上前,掐了他一下。

“没有,小力昨天和姚一起睡觉的”。

“我就知道,昨天他俩在唱歌的时候,就在一起腻歪。”

我让召起来,一起去买菜。

召起身,掐灭了烟。穿好了衣服,下楼去洗脸。

我拿了遥控器,搜索着频道。无聊,没有好看的节目。

楼道里,有脚步的声音。路路,推开了门说:“你认识那个人?”

我疑惑,“谁啊?”

他说:“老晨带来的那个,中午在家吃饭了。”

“我没有看到下面的谁啊?”我有点不解。

“他说他认识你,还说什么打麻将之类的”。

“不会吧”,我疑惑,却有点好奇。

于是,随着路路下了楼。

窄小的楼道,我小心翼翼的下来了。就在最后三个台阶上,我抬头看了那个陌生人。他笑。于是,在那一刻,我有种想哭的感觉。郑州男人,我的郑州男人。就在麻将桌子旁,对这我笑。我一脸的惊讶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于是,低头,抿抿嘴唇。想,掩饰我的某些慌乱。

“怎么?不认识了?”郑州男人,笑着说。

“没有……”,我有点语无伦次。低着头,走过身边,来到门口。抬头,看着弄堂上,狭小的一道天空。欣喜,却又心痛。以为,我会随着那把天堂伞的遗失,而忘却对他的爱。曾经,爱了那么深的人。如今,却在接近陌生后,邂逅。眼角,有了泪。是幸福的,我一直这样固执的认为。

我回到屋子里,他正在包饺子。我笑了笑,站在他的身边。曾经,那么熟悉的人儿,已经陌生。我看他,偷偷的,像是犯了错。站在他的身边,似乎还有那么点不自在。也许,我只是被突然间的错觉,冲昏了头脑。

叫了路路,出门买菜。

“他什么时候来的?”我问。

“中午就在咱家吃饭了,老晨带来的”。

“噢”,我有点纳闷,不过心里还是有点欣喜。也许,只是意外。

“你认识他吧,他说他打麻将输了十几万。你要给他打钱吃饭,你没有打。”路路问。

“是的。那时候,我也没有钱,只能后天给他打。但是他非要我第二天打,还说,不打,就不要打了。我真的没有钱,所以就没有打。”我说。

买菜,弄点好吃的。路路一直还劝我,不要花太多。我说,没有什么。其实,路路不知道,我只是想让郑州男人吃好点。

很热,在人群里,挤来挤去。只是,我的心,却很着急。生怕着,回到家,看不到我的郑州男人。

回家的路上,我一直的问路路。郑州男人是不是,要在家吃饭。他说,不知道,中午就在这里了。

没有进门,就听到了他的声音。心里舒服了很多,似乎有些幸福。

他坐在屋子里,和老晨说笑。我拿了菜,在弄堂里洗菜。

以为,简单的以为,所有的情爱都会忘却。就像那一把天堂伞,被我丢弃在外白渡桥的甲板。渐渐的,有关它的记忆,随着雨季的远去而淡忘。

不再有天堂伞的雨天,我还是会痛。浑身上下,都是雨点抓挠的痕迹。

二、复燃

饺子出锅了,一个个透着韭菜的鲜绿和鸡蛋的嫩黄。菜摆上了桌,人们也开始坐在桌子旁边。郑州男人靠着老晨,而我就坐在了他的身边。只是,心跳的厉害,还有点羞涩。

路路坐在召的旁边,老钱靠着召。老钱是召的搭子,照顾着召的生活。而路路又是召的同伴。至于他们几个人之间的关系,有点理不清。不是三角恋爱,却又扑孰迷离。

路路和召依旧喝着他们的白酒。酒精的浓厚,飘在空气里,直接撞击着我的嗅觉。反胃,似乎还有点头昏。这是某个春节酒醉的后遗症,再也碰不得白酒。老晨喝着啤酒,也给郑州男人倒满了杯。我没有喝酒,只是因为不想。打开了可乐,却喝不出它的味道。

坐在郑州男人的旁边,我一直低着头夹菜。心乱,甚至连味觉都失去作用。只知道,吃在嘴里的是饺子。郑州男人也在看我。在别人的目光里,我们的举止,是那么的不可思议。只是,有一些秘密在心底,却又在眉宇间。我爱他,是曾经的曾经,就像偏爱天堂伞一样。而如今的邂逅,又是那么的意外。仿佛之前的平静,只是为了今天的邂逅。

“总看我做什么,不认识拉?”他一边夹菜,一边对我讲。

“没有。”我低声的说。

“以为你把我忘了。”他笑了笑,将菜放在嘴口里咀嚼。

我低头,有了红晕,似乎做了什么错事。看他的脸,却想哭。原来关于他的模样,是那么的陌生。于是,开始怀疑我的爱情,是不是一场错觉。他,黑黑的脸颊里,透着太深的疲惫。就连眼睛的神色,也失去光泽。曾经,那么深爱的男子,如今却是陌生的可怕。只是,我一直劝慰自己。爱,没有错。

别人一直在劝他喝酒,他也没有推脱。在酒精的作用下,他的脸颊起了红晕。他拉开上衣的领口,往身上看。脖颈上的红晕,在向下蔓延。右胸膛的文身,露了出来。我伸手去摸,他笑着躲开了。

“没有见过吗?”他眯着眼,对我说。似乎带着几分酒醉。

“见过。都睡过了,能不见吗?”我低下头,不去看别人的表情。

他揉了揉眼睛,搓搓脸蛋,点着了烟。

我看着他,他对着我吐烟雾。我笑,微微抿起的嘴角,却想哭。其实,一直以来,只想和他快乐的在一起。而现在,这么简单的举止,却像一种无意的挑逗,拨弄着内心储藏最深的爱恋。我的心,又回到了原来的热烈。

没有吃多少东西,郑州男人就停下了手,就连酒杯里的酒,也不想再喝。老晨已醉了,可还是大口的喝着,时不时的劝着郑州男人喝酒。郑州男人皱着眉头,拒绝了一次又一次。最后一次,还心生了厌烦。老晨看着他的表情,不再劝他,转脸和别人喝酒。

饭局终于结束了。我跑上了楼。紧接着,是召走了进来。

“你认识他(郑州男人)啊,”召有些醉。

“是,他就是我爱的男人。”我回答他。

“嗯”他顺势躺在了床上。

“他在楼下吗?”我摇摇他的身子。

“不在,和老晨走了。”

“去哪里?”我又问他。

“不知道。”

我起身,正要去楼下。

“你不要去找他。”召拉住我的手。

“为什么?”我看着酒醉的召。

“不去,不要你去。”他的眼神里,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。

我知道,召喜欢我。可我一直把他当作好朋友。只是,他一直想有更深的关系。我知道,我做不到。因为我不想搅和到他们几个人的旋涡里。我已经很累,所以我不想被不明不白的感情伤害。

“他晚上住哪里?”我问召。

“不知道。”召的声音里,有了几分埋怨。

“我要带他去开房间。”我欣喜的对召说。然后,转身出了门。

“你不要去……”召的声音,被我丢在了脑后。

黑漆漆的楼道里,我拨下郑州男人的号码。爱上你是一个错,这么伤感的声音,却依然给了我无比的热烈。

“喂”,电话那头传来他的声音,干净而又响亮。

“你……在……哪……啊”,我支支呜呜的说。

“在外面的。”

“要去哪里?”我问。

“不知道,跟着老晨啊,他说去哪,就去哪里”他说。

“那你现在在哪里?”我走出了召的家门,站在昏暗的弄堂里。

“就是在门口,胡同的这里啊”。

我朝着胡同的入口,望去。看到他站在那里,就挂断了电话。径直走向他,站在他的身边。他眨眨眼睛,上下打量着我。

“老晨呢?”我问。

“去浴室那里了”,他指了指银欣的门口。

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我看着他说。

“昨天晚上,本来想回去的。太晚了。给老晨打电话,他让来银欣了。里面很脏,一夜没有睡好。”他的语气里,有些许的埋怨。

“那你怎么不去联邦?”

“太晚了,没有想那么多。”他淡淡的说。“烦死了”

我看着他,有点可爱的笑。

“你出口来干什么,你朋友会生气的。”他诧异的看着我。

“什么朋友啊?”我瞪了眼睛问他。

“召啊”。他像一个孩子般的说,似乎还有些醋味在嘴角。

“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,我不和他们一群人搀和。”我笑着回答,连带着嘲笑他的荒唐。

“我看得出来,你们很好。别因为我,把你们关系搞坏了。快回去吧。”他懒懒的说。

“怎么可能,我不喜欢他的类型。我只是把他们当朋友,偶尔过来坐坐一起吃饭。”我有点气愤的回答他。

“我看得出来,你对他们很好。”他用眼睛瞥了我一下。

“是的,我不能白来。每次都回在路上买点水果,去市场买菜的。”我焦急的回答他。

他撇撇嘴,打量着我。

“赶快找个好男人吧,这么年轻,不要和他们混日子。”他说。

我笑了笑,将身子靠向他。在他的右肩上,我又闻嗅到他的味道。

“找你吧!”说出后,我就脸红了。似乎还有那么些羞涩。

他眨眨眼睛看着我:“我又老,又没有钱。打麻将输了十几万,要倒霉死了。”

我有些生气:“告诉你很多次,不要这么天天打。你就是不听。”

“输了总想赢回来,谁知道手气这么背。”他有些火。

我伸手揽了他的腰,将嘴唇贴在他的脸上。他没有躲,只是有些不自在。

“不会还对我这么痴情吧。”他问。

我笑笑,低下头:“是”。

“别傻了,找个好人吧。这么年轻又帅。”他说。

“啊”,我没有回答。

老晨过来了,问我们在说些什么。我们只是告诉他,说说以前的事。

“你们去哪里?”我问老晨。

“来来舞厅”他淡淡的说,声音里有点酒醉的沙哑。

“一起去坐坐吧,时间还早。”福州男人对我说。

“召他们几个也去。”老晨说。

“那好,你们等我,我去拿包。”我欣喜的说。

“你和他们一起去吧,我们先过去了。”老晨说着,就拉郑州男人走。

不懂老晨的意思,甚至有些迷惑。也许,他真的以为我和召他们有什么猫腻。

“我们在舞厅见吧。”郑州男人对我摆摆手。

看着他们走开,我急忙的跑进弄堂。

召的家里,似乎很安静。每个人都在准备去舞厅娱乐。

只是,在我的心情里,只有郑州男人,还有自己幻想的一夜情事。

我和他,争吵。他也不生气,似乎这一切对他来说,都无所谓。

后来,他不愿意再听我说,拉了老钱去转转。

召坐在我的身边,一直劝我。郑州男人是老晨带来的,你们想玩就偷偷的约好地方。这样对谁都好。我当然不会示弱,对着召就是大骂。我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,为什么。他带来的人就不能碰吗?有本事就不要带来啊。召见我的嗓门越来越大,就生气了,还说什么以后不认识我。我也说好,不认识就不认识。

老钱过来了,却不见郑州男人。我问他在他哪里?老钱说,在那里坐着。

我打电话,问郑州男人走不走。他支支吾吾说,再玩一会。

挂了电话,老钱也劝我。要不就算了。只是,我内心的倔强,一直在作怪。也许,我今天并不想要什么结果,只是想争一口气。

等,等郑州男人的消息。只是,我已心乱,再也等不得。走进黑暗的小公园

不知道他在哪里。只是乱喊着,招惹得一旁的人都看我。

他和老晨坐在石阶上,抽着烟。

“你走不走?”我生气的问。

“去哪里啊?”他有点尴尬。

“去开房。你明天不是要走吗?”我问。

“抽完这个烟。”

我走开了,坐回到了小公园的入口。

等,依然在等。只是,郑州男人亦然在那里和老晨说笑。

心乱,似乎要爆掉。看着马路对面的便利店,有了酒醉的想法。
推荐MB小说
>好看的MB小说:郑州男孩,我的MB男友(图)
>河南Gay爱上了MB的故事(图)
>河南同志小说:郑州Gay,我喜欢上了那个MB男孩(图)
>河南同志小说:郑州男孩和他分手后我做了MB(图)
>河南同志小说:郑州GAY长大后,我想做MB(图)
>河南同志故事:MB男孩,我不想再做MB了!(图)
>河南同志故事:Gay经历,MB和男客人的故事(图)
>河南同志故事:Gay男人找MB的经历(图)
>
河南MB个人与出台客人的悲恋(图)
>河南同志故事:GAY男人,找个MB过一晚(图)
>河南同志故事:MB男孩,如果没有遇见他?!(图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